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法学实务>调研成果>正文
量刑规范化实施情况的调研
作者:蒋纬   发布时间:2014/09/04 19:50:45 文章出处:

   量刑规范化试点工作从2009年6月1日起开始试点,并于2010年10月1日起在全国法院全面试行。梧州市法院按照《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和《关于量刑程序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规定,积极推进量刑规范化改革工作。经过一段时间的试行,梧州市法院量刑规范化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主要表现在:一是刑事案件量刑更加公正、均衡,案件质量明显提高;二是有效规范法官自由裁量权,最大限度实现量刑公正、均衡;三是极大增强量刑的公开性、透明度,使量刑的全过程在“阳光”下进行;四是切实增强量刑结果的可预期性,促使被告人打消“退赃不减刑,不如不退”的错误想法;五是有效排除案外因素对量刑工作的干扰,保证刑事审判活动的相对独立性。

   但是,笔者认为梧州市法院量刑规范化工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特别是刑事法官的业务素质、审判技能等方面,如何规范法官自由裁量权、如何更加有效地对被告人进行量刑,充分发挥刑法惩罚与教育相结合的作用,实现刑罚的功能与目的,消除司法腐败,搞好刑事审判,维护司法公正,构建和谐社会等方面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经过仔细调查和研究,笔者认为:梧州市法院在实施量刑规范化试行工作中还存在以下主要问题:

   1、重定罪轻量刑思想仍然普遍存在。在侦查、起诉、审查起诉阶段,办案人员往往认为量刑是法院的职责,只注重收集能够定罪的证明犯罪事实的证据,对于涉及到量刑的事实证据往往不注意收集。在审判阶段,公诉机关在法院要求补充侦查时往往不予补充侦查或敷衍了事。而若由法院自行调查,则可能因为人力、物力不足且距离案发时间太长,当事人有可能串供,失去了最佳调查时机。同时,很多法官重定罪轻量刑的思想仍然普遍存在,认为量刑只要在法律规定的幅度内就行,比较注重量刑的合法性,而忽视量刑的合理性。

   2、《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有需要完善的方面。一是轻微刑事案件的量刑不太科学、还不够“细化”,实践中不好掌握。二是没有设定如何适用缓刑的条件。三是《广西区<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实施细则》对退赃、退赔、赔偿经济损失的减刑规定过于笼统。四是二审期间被告人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根据《广西区<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实施细则》应予以从轻处罚,同时二审法院出于被告人退赃的情况对一审判决予以改判,增加了一审法院的改判率。五是财产刑的执行情况未纳入量刑规范化范围考虑。

   3、相关部门对量刑规范化工作的配合程度不够。一是检察院不派员出庭的简易程序案件和普通程序的案件,很少制作量刑建议书;部分公诉人对量刑规则理解不透彻、对量刑情节的审查不够细,从而在量刑建议书及法庭的量刑辩论对量刑情节阐述不全或出现明显错误时有发生,加大了法院规范化量刑的难度,不利于被告人服判。二是有些侦查机关、检察机关对法定的量刑情节方面的证据收集较少,特别是不注重收集对被告人有利的相关证据。另外,被告人方面有关出生年龄的证据以及酌定量刑情节的证据往往不收集或提供,影响到对被告人的量刑。三是有些辩护人因为自身原因及为当事人的利益考虑,在辩护意见方面对量刑幅度过分极端化,把被告人及其亲属推到法院的对立面,不利于法院对被告人的判后释明,影响了人民法院量刑规范化工作的顺利开展。四是部分基层法院出现判后释明工作流于程序化、对财产刑量刑的极端化、量刑权使用的不恰当化等不良倾向。

   4、审判效率在改革后有所下降。量刑规范化改革后,法官在庭审前后与量刑有关的量刑程序性工作以及与酌定量刑情节有关的调查、审理环节明显增加,在庭审中控辩双方在量刑的实体或者程序进行了大量的对抗式辩论,就量刑的起点刑、基准刑及量刑法定、酌定情节减少或增加基准刑的多少“寸土必争”,人为地增加了庭审时间,检察官、法官的工作量刑较以前大增,这就使得基层法院案多人少的矛盾更加突出,直接导致审判效率在改革后有明显下降。

   为此,笔者认为,进一步深化量刑规范化改革,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1、更多的罪名应纳入量刑规范化范围。《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15个罪名,仅占总罪名的3.4%,而大量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受贿罪、行贿罪,渎职罪的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等常见罪名没有纳入量刑规范化范围。此类案件在全国量刑特别显得不均衡,也特别让民众认为是“同案不同判”,这一部分案件更应纳入量刑规范化范围。

   2、完善《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可以对部分量刑情节修改,并可以增加一些量刑情节,如正确确定量刑段的量刑起点;确定部分刑罚条文中犯罪追诉数额,便于确定起点刑;明确对于一种犯罪,同时存在犯罪数额和犯罪次数的构成要件,可以增加刑罚量;将初犯、偶犯和财产刑中的罚金明确规定在常用量刑情节中。

    3、建议《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设定适用缓刑的条件。《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及《广西区<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实施细则》对如何掌握以及是否可以适用缓刑未作出规定,建议广西区《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对缓刑适用的条件增设罪名、刑种、刑期等规定,对宣告缓刑作出一定的限制。

   4、规定人民法院实行量刑情节告知制度。办案法院将案件相对应的具体法律规定、相关量刑情节以及刑期幅度,制作量刑情节告知书,在开庭审理前向被告人书面告知,使被告人在庭审中能够有的放矢地对犯罪行为如何量刑进行辩护。通过法院向被告人送达量刑情节告知书可以提高被告人的诉讼能力,还可以引导被告人做出有利于从轻处罚的行为,有助于促进被告人认罪悔过。

   5、规定人民法院实行判后释明制度。宣判后,法院应对判处的罪名、量刑的法律依据、具体的量刑情节、做出判决的理由进行释明,使被告人明白法院作出判决的刑事依据、法律依据和相关理由,促使被告人服判息诉,有利于被告人认罪服法,化解社会矛盾,减少上诉案件,节约司法资源,以达到较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6、加强裁判文书的说理。判决书中应对量刑的事实和证据进行充分论证,对证据的采集与否、量刑的理由做出逐一的分析,说明为什么对犯罪人判处这样的刑罚,载明对犯罪人判处刑罚的思维过程和理论依据。对于因量刑不当而改判的上诉案件,更应对进行详细的释明。

   7、加强量刑理论研究。应加强理论研究,积极总结科学的量刑方法,以发挥理论指导审判实践的作用,确保裁判有序、量刑适当,同时,通过对法治较发达国家的量刑经验进行总结,促进我国法院学习借鉴国外先进司法经验,推动我国法院在量刑实践方面的完善。

   8、提高法官业务素质。只有保证法官具有渊博的专业知识,才能确保法官在量刑规范化改革认识上的一致性,最大限度地减少法官腐败的可能。因此,法官的职业培训必不可少,这样才能保证法官正确的量刑观。与此同时,要增强法官的独立意识,保持冷静的理性思考,正确对待新闻舆论的影响,不被社会舆论所左右。

上一条:长洲区法院人民陪审员工作情况调研 下一条:新《条例》实施背景下的房屋拆迁司法应对研究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站推荐您使用IE7及以上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