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法学实务>案例评析>正文
蒙振锋诉梧州市锦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物业服务合同纠纷一案
作者: 发布时间:2016/12/28 23:00:39 文章出处:

蒙振锋诉梧州市锦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物业服务合同纠纷一案

发布时间:2016-12-28 14:40:28


【关键词】

侵权 物业服务合同

【裁判要点】

本案的焦点问题是小区停止二次供水是侵权责任纠纷还是物业服务合同纠纷。

因小区业主蒙振锋与小区物业公司即梧州市锦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合法有效的《锦泰嘉多利前期物业管理委托合同》,蒙振锋因拖欠水费被物业公司停止二次加压供水服务,公司还为其垫付了相关水费,故双方之间系物业服务合同纠纷而非侵权责任纠纷。因此,业主蒙振锋认为物业公司对其停水构成侵权,要求物业公司承担侵权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不应支持。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

侵害民事权益,应当依照本法承担侵权责任。本法所称民事权益,包括生命权、健康权、姓名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监护权、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著作权、专利权、商标专用权、发现权、股权、继承权等人身、财产权益。

【基本案情】

一审查明,原告蒙振锋系梧州市锦泰嘉多利花园小区的业主,其于2010年11月29日与被告该小区的物业公司即梧州市锦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物业公司)签订了《锦泰嘉多利前期物业管理委托合同》。双方在合同中对水电费管理的约定为住宅区高楼层住户因接受了物业公司提供的二次加压供水的服务,产生的水费则由物业公司统一向水厂缴纳后再加上二次加压供水的费用,由各住户向物业公司缴纳。原告属于高楼层住户,接受被告提供的二次加压供水服务。住户若不依时付清水电费,物业公司有权向住户采取催改措施和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原告因商品房买卖问题与该花园的建设开发公司发生争议,遂于2013年11月起不向被告缴纳水费,却仍接受二次加压供水服务,产生的水费由被告垫付。被告多次向原告催收无果后,于2014年6月10日向原告发出书面通知,要求原告在6月20日前缴清欠交的费用,同时告知若原告逾期未缴交,管理处将采取强制措施。原告收到通知后仍未缴交水费。6月24日,被告再次向原告发出书面提示,告知因原告长期欠费,经多次催收仍未缴交,对原告作暂停供水处理,在原告缴费后恢复供水。后原告蒙振锋以被告物业公司的停水行为侵害了其合法权益为由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该物业公司承担侵权责任。

一审法院依据查明的事实、证据和相关法律,作出判决。

蒙振锋不服,提出上诉称:一、一审判决程序违法。一审期间,被上诉人的两名委托代理人是物业公司的具体办事人员,对上诉人被停水的过程是清楚的,上诉人在一审时也要求这两名人员向法庭如实陈述停水的事实,因此,这两名人员应当回避,上诉人就该问题向一审法院提出异议但被一审法院驳回。二、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上诉人在一审期间提供的证据不符合证据“三性原则”,对于被上诉人提供的水费、物业费等明细表及水表的照片,不应采信。对于上诉人提出的损失,一审判决也没有任何表述,属于重大遗漏。三、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一审判决认为上诉人的诉请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调整是错误的。被上诉人的停水行为已经侵犯了上诉人的物权、共有和管理权、监督权、行政执法权。因此,被上诉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综上,请求二审法院:1、撤销一审判决;2、判令被上诉人立即恢复供水,停止侵害业主和水厂的合法权益;3、判令被上诉人当面向业主道歉,书面公开在小区阅报栏内,并保证不再发生任何侵权行为;4、判令被上诉人赔偿上诉人至恢复供水期间的损失7660元(暂定至8月份);5、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负担。

被上诉人梧州市锦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答辩称:被上诉人从来都没有停过水,水表照片的度数变化及水费明细表证明被上诉人没有停过水。上诉人所住的楼层是需要二次供水的,即由物业公司负责加压二次供水,统一交水费给水厂,再根据各业主用水的度数收取水费。被上诉人一直先帮业主交水费,上诉人不交水费后,被上诉人多次催告上诉人交水费,但上诉人就是不交。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二审期间,上诉人蒙振锋提供业主维权QQ群的聊天记录和梧州市物价局于2015年8月14日作出的书面答复(复印件),拟证明被上诉人停水停电,侵害业主的权利。被上诉人梧州市锦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对上述 证据经质证认为:上述证据与被上诉人无关,与本案没有关系。

二审期间,被上诉人梧州市锦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提供2012年12月至2015年8月嘉多利花园B幢一单元应缴费用明细表及其公布在公告栏的照片、2014年1月至12月对上诉人的水表度数原始手抄记录、梧州市公安局兴龙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水表用门锁进行保管的照片,拟证明上诉人从2012年12月至2015年8月的每月用水情况及欠缴水费、物业管理费的情况;被上诉人并未停止向上诉人供水;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发生纠纷后,被上诉人用于管理上诉人水表的门锁被他人破坏,事后被上诉人已对门锁进行及时修复。

上诉人蒙振锋对上述证据经质证认为:上述证据是被上诉人自己制作的,不符合证据三性的要求,不能证明被上诉人没有停水的事实,这些证据是现在对以前发生的事情所制作的资料。

对上诉人、被上诉人在二审期间提供的证据,二审法院结合其与本案的关联性进行认定与取舍。

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二审认定属实,予以确认。二审另查明:上诉人、被上诉人在一审庭审时双方确认,2014年6月20日,嘉多利管理处再次向上诉人发出书面提示,告知因上诉人长期欠费,经多次催收仍未缴交,对上诉人作暂停供水处理,在上诉人缴费后恢复供水。上诉人收到书面提示后仍未缴交水费、物业管理费等费用。上诉人蒙振锋在一审庭审时确认,2014年6月20日至8月7日为停水期间,在一审庭审时被上诉人已不再停水。嘉多利小区1-6层为水厂直接供水安装独立水表、7-19层为二次加压供水安装分户水表,小区设置加压水泵房。根据被上诉人梧州市锦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提供的2013年8月至2014年11月嘉多利花园B幢一单元应缴费用明细表可以看出,上诉人蒙振锋户的用水情况为:2013年8月至12月,每月用水度数分别为4度、4度、3度、2度、4度;2014年1月至11月,每月用水度数分别为4度、5度、4度、3度、2度、3度、1度、2度、3度、0度、2度。在应缴费用明细表上,记录了每月各住户的水、电、物业管理等费用情况、每月供水泵总用电量、每月总用水量、水厂收费单价、二次供水水费单价及具体公摊标准,同时也有被上诉人对各住户缴费情况的手写记录。对此被上诉人梧州市锦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提供了原始水表度数手抄记录予以印证。被上诉人梧州市锦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主张抄水表的时间是每月的20至23号,每月住户的应缴费用明细表均在小区的公告栏内予以公示。

【裁判结果】

梧州市长洲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4月13日作出(2015)长民初字第184号民事判决,驳回原告蒙振锋的诉讼请求。蒙振锋不服提起上诉。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0月23日作出(2015)梧民三终字第99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二审认为,上诉人蒙振锋是梧州市锦泰嘉多利花园小区的业主,其与被上诉人该小区的物业公司――梧州市锦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物业公司)签订了合法有效的《锦泰嘉多利前期物业管理委托合同》,双方形成的是物业服务合同关系。上诉人蒙振锋的用水来自水厂提供的供水服务和被上诉人物业公司提供的二次加压供水服务的两者服务的结合。上诉人起诉所称被上诉人对其停水造成侵权,实际上是双方就被上诉人应否履行提供二次加压供水服务的合同义务而引起的纠纷,即双方的权利、义务产生于物业服务合同,因此,本案案由应为物业服务合同纠纷,一审判决认定为侵权责任纠纷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上诉人上诉主张被上诉人侵犯其物权、共有和管理权、监督权、行政执法权,与本院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上诉人主张2014年6月20日至8月7日被上诉人对其实施了停水行为,并提供了相关的停水通知、证人证言、购买桶装水收据及住宿发票等证据予以证明。被上诉人则辩称虽然其发出过停水通知,但其实际上并未实施过停水行为,并提供上诉人户水表走动情况的照片,2014年6月至8月的水费明细表,拟证明上诉人主张的停水时间段即2014年6月20日至8月7日,该户仍然产生用水度数。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是物业服务合同关系,双方均应依合同约定全面履行各自的义务。被上诉人已向上诉人提供了二次加压供水服务等物业服务,并作为服务提供者代上诉人向水厂垫付了相关水费,而交纳水费、物业服务费是上诉人作为业主应履行的义务,但上诉人经被上诉人催告后仍未交纳拖欠的水费、物业服务费等费用。无论被上诉人是否实施了停止提供二次加压供水服务的行为,基于本案纠纷是由于上诉人未交纳水费、物业服务费等费用而产生,故上诉人以被上诉人侵权为由要求被上诉人赔偿其经济损失,理据不足,依法不予支持。

本案是物业服务合同纠纷,并非侵权责任纠纷,而赔礼道歉是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且上诉人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被上诉人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对其名誉造成了损害,因此,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当面道歉,书面公开在小区阅报栏内,并保证不再发生任何侵权行为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亦不予支持。

第1页 共1页

编辑:唐庚

上一条:黄藻浜故意杀人案 下一条:交警认定无事故责任为何还要赔偿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站推荐您使用IE7及以上浏览器